野火火火

杂食动物୧( ⁼̴̶̤̀ω⁼̴̶̤́ )૭

【小蜘蛛】Hey,strange girl (2)

  • 小蜘蛛真是太可爱了,好想一直调戏他,调戏他!

  • 很短,应该还写2-3章就完了!




.

彼得真的开始怀疑塔曼拉是落难公主的可能性有多大。

并不是从什么名贵的衣服和跑车看出来的——彼得自认为自己没有这么浅薄。但是让彼得产生了这种念头的原因是因为上周他们的春游——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的博物馆之旅,在参观结束之后,他们在一家路边的不起眼的西餐店中吃了一顿普通的、高中生的晚餐。

说句实话,只要能有眼睛看的,都能发现这家餐厅的廉价——褪色的桌布,枯萎的鲜花,糟糕的菜谱,还有难吃到一塌糊涂的菜品。大家都在抱怨,连彼得都抱怨了一句姨妈给的钱又打水漂了,带队的老师不停的安抚,但实际上他的眉头也快夹死蚊子了。但是只有塔曼拉她没有任何的抱怨之语,背挺得笔直,手拿刀叉切割牛排的动作标准而优雅得就像坐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享受早晨法国空运而来的最新鲜的小牛菲力,值得一提的是她切割牛排的时候刀叉碰撞的声音微不可闻。

“嘿,你看。”彼得用手肘拐了拐还在抱怨的内德,内德眼神移到塔曼拉身上的时候不由得停下了说话的声音。以彼得内德为原点,所有人都开始为塔曼拉的举动而屏住呼吸。场面一度十分寂静,只听得见细微的、刀叉碰撞的声音。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塔曼拉切好了牛排才抬头,笑意盈盈的看着大家。

所有人又静止了一瞬间,然后各自转头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样子各自吃饭,但他们的动作都不由得放轻了很多。

“彼得?”塔曼拉将手中的刀叉放下,侧过头看着身旁坐着的彼得,“你怎么不吃?”

“我、我不饿。”是的,彼得只是不饿而已,才不是为了自己糟糕的餐桌礼节而羞愧。

塔曼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看彼得小朋友是懒得自己动手切牛排吧。”

“啊?啊!对,啊哈哈哈。”彼得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嘿!我才不是小朋友。”

塔曼拉将两人面前的牛排交换了一下:“是的,彼得少爷。牛排给你切好了,请尽情享用吧。”

彼得将脸埋下去企图减低一下自己温度。

“彼得,我早就说了,她优雅的就像公主一样。”内德悄悄地趴在彼得耳边说道。

彼得慌乱的点头。

 

怎么可能有人像塔曼拉一样。

“她可以做到任何事情。彼得,我觉得塔曼拉快代替蜘蛛侠在我心中的地位了。”内德目瞪口呆的看着运动场内进行的各种运动,塔曼拉就像是一只灵巧的蝴蝶轻盈而优雅。

“她真是漂亮。”彼得由衷的感叹道。

“是的,看看她周围那些男生——很多都是从其他年级来的,你看,她哥哥也在。”内德悄悄指了指西泽的方向,“看他的表情,还是那么令人讨厌。”

“可能……可能她哥哥也不是一个……”彼得想起上次看见的情景,不由脱口而出。

忽然人群爆发出一阵巨大的起哄声,将彼得要说的话打断。

“呜呼~!”

大卫将手中的玫瑰花递给了刚刚跳马成功的塔曼拉。塔曼拉仅仅只是看了大卫一眼:“我不喜欢玫瑰花。”

“没关系。你喜欢什么?我马上去给你买。”大卫琼斯将手收了回来,自以为塔曼拉答应了自己的告白,沾沾自喜的想搂住她。

“可恶,她明明就是在拒绝他啊。”彼得咬了咬并不存在的小手绢。

“你问我喜欢什么?”塔曼拉的表情还是淡淡的,她的眼神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在彼得身上停留了一下,“我喜欢逗彼得。”

“彼得?彼得帕克?书呆子帕克!?”大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输给了班上最没有存在感的彼得帕克。

周围起哄的声音更大了,本班的想把彼得从人群中揪出来,其余班的和年级的等着看热闹。

“嘿!彼得,大家叫你呢,彼得?奇怪??”内德突然发现本来站在自己身边的彼得早就消失不见了。

 

“啊啊啊啊啊啊!彼得你还在犹豫什么!”内德捉住彼得的肩膀晃了晃,“她绝对是看上你了!彼得!你发什么呆?鲜花音乐红酒!西装!再配上一个嗷嗷待哺的彼得!拿下她,俘获她!”

“……不,她说的是逗彼得,在她说完之后我才开溜的。”彼得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将脸贴在桌子上滚来滚去,“内德,我发誓我没有那种想法。”

“什么想法?”塔曼拉忽然出现一把薅住了彼得动来动去的头。

彼得感觉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塔、塔曼拉……没什么,我说、我说我没有去上厕所的想法啊。”

塔曼拉挑了挑眉,松开了手,看着彼得坐起来,顶着一头乱如鸟窝的头发,心情愉悦的开口道:“彼得,撒谎的功夫真是见长。”她又随手在彼得脸上揉了一把,“甜心宝贝。”

“甜心?我?”彼得张目结舌。

“今天下午和晚上有空吗?小甜心。”塔曼拉坐到了彼得前面的位置上,暗示性十足的眨了眨眼睛,彼得的脸又红了一片,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他有!!”内德不小心喊了出来,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之后,才慢半拍的捂上自己的嘴巴。

“行。放学之后,我等你。”塔曼拉又伸手捏了捏彼得的脸,才笑着走开了。

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我完了……

彼得将脸埋到手弯里,他现在脑子做了一次成功的删档重启,里面剩下的唯一的记忆就只有塔曼拉了。

“兄弟,恋爱的酸臭啊。”内德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了拍彼得的背。

 

塔曼拉毫无形象的吃着冰激凌,和那个在西餐厅中拿着刀叉的优雅淑女判若两人。

彼得坐在塔曼拉身边,局促不安的搓着手,塔曼拉是怎么说的来着——小甜心,我哥哥想见你一面,噢噢别紧张,只是一个普通会面。

“你确定我不用回去换一身西装?”彼得不安的眼神乱窜。

彼得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单独见小舅子了——咦,等等,等等!前面那个才不是他自己的想法。他怎么会不知羞耻的称呼西泽为小舅子,但是这想法确确实实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哦,苍天呐,塔曼拉实在是太奇怪了,这种奇怪还会传染的。

塔曼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彼得一眼,直到把彼得的蜘蛛感觉盯得都快过载崩溃了,才大发慈悲的开口:“不用。彼得这个样子就非常好了。”

“你确定?他会说些什么?”彼得小心的问道。

“他会说——彼得真的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可爱,对吗?亲爱的彼得。”塔曼拉凑过去,在彼得脸上印下了一个带着冰淇淋甜味儿的吻。

彼得吓了一大跳,震惊的看着塔曼拉,一缕化作实质的烟从他的头顶上冒了出,熟▪彼得新鲜出炉。

“你你你、我我我……哦。”彼得的语言管理彻底丧失,内心理智的小人在疯狂爆锤另一只傻乎乎的情绪小人,企图让自己清醒过来。

直到塔曼拉挖了一勺薄荷冰激凌塞到了彼得的嘴里,并暧昧的刮了刮他的下巴:“间接接吻。”

哦,不!

情绪的小人已经兴奋到爆炸了,顺带炸死了理智的小人。让彼得心中产生了——也许真的就如塔曼拉所说她哥会喜欢他的——这样不现实的想法。

 

是的。

不现实。

西泽脸色臭得和有人将三个月没洗的臭袜子放在他面前强迫他闻一样。

“西泽,我亲爱的哥哥。能管理一下你现在的表情吗?你吓到彼得了。”塔曼拉将手中切好的牛排交换给彼得,假装看不见西泽快喷火的眼睛。

“哼!”西泽继续怒瞪着彼得,要是彼得敢举起叉子吃任何一口他都从来没吃过的妹妹亲手切的牛排,那么西泽手中的银叉子会百分之百命中彼得的手。

彼得明显接收到了西泽的信号,尴尬的举起旁边的红酒喝了一大口,然后成功的被呛到。

“嘿,我说了别吓他。”塔曼拉伸手替彼得拍了拍背。

“听着,就这样一个麻瓜我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了!”西泽算是看透了,彼得是心肝宝贝碰不到,行吧,他瞬间将愤怒的枪口对准了塔曼拉。

麻瓜?!

彼得懵了一下,是他想象中的麻瓜吗??

“嗯哼。他年轻可爱,性格好。”塔曼拉笑眯眯的回答西泽,“别拿你那纯血的老一套来压迫我,你知道我们曾经为这个付出的代价。”

“……”西泽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泡泡还好吗?”塔曼拉慢条斯理的将话题逐渐拉远,“我想它了。”

“想它也不见你回来看看它,还非得我追到这里来。”西泽埋怨了一句,表情却缓和下来,“你知道我不得不向上面申请监管你在这里的一举一动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吗?我们还得做出一副不和的样子来。”

“我知道。哥哥。”塔曼拉垂下眼睛,露出一丝微笑。

 

“你是个巫师。那个木棍是法杖。你还诞生在纯血家族,受尽了良好的教育。”彼得吃饭的时候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出了餐厅才将憋着的话吐了出来,“怪不得……”同时彼得很庆幸自己的哈利波特没有白看。

塔曼拉看了他一眼:“是的,桦木,独角兽毛,长九又二分之一寸。原先是属于我母亲的,后来成了我的。”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漂亮的黑色眼睛中勾起笑意,“什么意思,怪不得我很奇怪?”

“不不不,我是说,我是说,怪不得、怪不得你这么神秘。”彼得连忙否认。

“你这反应,和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一模一样。”塔曼拉眨了一下眼睛,嘴角依旧带着笑意,“我该叫你彼得,还是蜘蛛侠先生?”

“蜘蛛侠?什么什么?什么第一次见?什么意思?”彼得直觉他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连忙窜了两步,堵在了塔曼拉的面前,“我们以前见过吗?可是没有道理我不记得啊,毕竟、毕竟你是如此的出众而特别。啊!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念了什么咒语。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念咒语呢。为什么不让我记得你呢。而你,早就知道了我是蜘蛛侠,上次、上次还看我的笑话,现在想起来真是有够傻的。”

塔曼拉哭笑不得看着彼得的表情从兴奋到沮丧,她伸出手,摸上了彼得的下巴,成功让他闭了嘴。

“你知道的,一忘皆空。”

漂亮的、充满魔力的黑色眼睛中又因为微笑而勾起了一朵花。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