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火火

杂食动物୧( ⁼̴̶̤̀ω⁼̴̶̤́ )૭

【小蜘蛛】Hey,strange girl(1)

  • 第二篇文章,突然来的灵感,希望大家能喜欢

  • 这次真的是甜文,甜中带点傻屌

  • 应该很短,没打算写很多


写在前面:本文开始时间设定是在复联三彼得去帮忙打架之前,也就是英雄归来之前。






彼得▪帕克用他的“彼得一机灵”发誓,并不是他想在别人背后说闲话,但是那个新转学而来的女孩确实处处透着诡异!

当然这种诡异不是归结于她独特的来自东方的神秘面孔和一双黑宝石一般闪闪发亮的眼睛——好吧,也有一定的原因。

起因只是上次和内德吃饭的时候,他神秘兮兮的靠近彼得,用那种特殊的、只有十几岁少年会用的、分享小秘密的表情,压低了声音告诉:“嘿!知道吗?新来的那个——叫塔曼塔▪桑切斯的那个……我亲眼看见她书包那个一直凸起的地方——就是我们上次说过的——里面装着的原来是个棍子……”内德挤了挤眼睛,然后又露出一副“好哥们我就不说出来了大家都懂”的表情。

“你说她是不良少女?”彼得用勺子挖了一大口土豆泥塞进嘴里。

“噢!不!当然不是,我是说她实在很奇怪——等等,不良少女?”内德突然一激灵,眼睛到处乱瞄,“我可没说这个。你看,她现在确实有点像不良少女。”

彼得顺着内德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塔曼拉被一个一看就知道是高年级的男生围住,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是从塔曼塔脸上的表情能看出来她明显是不耐烦了,随即她的动作也证明了这一点,她抬起脚——脚上的带跟的鞋在彼得的眼中突然泛起光,她狠狠的踩了带头的那个男生一脚,在男生条件反射的弯下身子的时候,抬起手,照着他的小腹给了一拳,照那挥拳的速度和到肉的闷响的声音,蜘蛛侠▪帕克条件反射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

然后,塔曼拉随手推开了那个人,往食堂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来,转过头,死死的盯住彼得,做了个滑稽脸的表情。

“嘿,不良少女看上你了。”内德露出陷入爱河的表情,勺子扔在一边,双手托腮。

彼得帕克打了一个寒颤,咽了一口口水:“是吗?我怎么觉得,她是想揍我一顿。”

 

“噢~兄弟,她百分之百是要揍你一顿。”内德咽了一口口水,肉肉的脸上有点僵硬。

他们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塔曼拉坐在彼得的位置上,翘着夸张的二郎腿,正翻着什么东西,看到彼得回来了,才把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嘴唇微微一弯:“彼得——帕克——啊哈?你好。”

彼得勾起一丝僵硬的笑容:“你好,桑切斯小姐,这、这好像是我的位置。”

塔曼拉▪桑切斯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但依旧不为所动:“噢,原来如此,这儿原来不是我的位置。我居然不知道呢,帕克先生。”

好、好尴尬。

内德努力的缩小再缩小。

“额……”彼得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看见他桌子上放着的塔曼拉刚刚看过的正是一张自己正在画的图纸——改进的蜘蛛发射器,他记得他明明把他放在了书的最下面,“这、这就是画着玩的,没什么好看的。”

塔曼拉点了点头,站起来,她实在是与娇小没有什么关系,站起来几乎比肩彼得了,她神秘的渡鸦一般黑的眼睛眨了眨:“是的,帕克先生。很高兴能遇见你,特别的人。”

“……”彼得的脸上称得上是如丧考妣了,“你说话真是让人费解,桑切斯小姐。”

“塔曼拉,门口有人找你。”丽兹走过来,拍了拍塔曼拉的肩膀。

“谢谢你。”塔曼拉向门口望了一眼,下意识皱了皱眉。不过当她回过眼神的时候,就露出了一个漂亮而完美的微笑,像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希望你拥有愉快的一天。”

“多、多谢……”彼得的表情像是快哭了一样。

“你和塔曼拉很熟?”丽兹咬了咬下唇,问道。

“没有没有!”帕克用力的摇了摇手,心有余悸的往门口看了一眼,以至于错过了丽兹看向他的亮晶晶的眼神。

 

这只是开始。

之后的事情越来越奇怪了,比如上次来堵她却被她爆锤的高年级男生原来是她的亲哥哥——西泽▪桑切斯。

“嘿!彼得!你知道吗……”内德又开始给彼得打眼色,“塔曼拉的哥哥——你知道的吧,就是上次被打的那个男生——他贴了告示在墙上……”

彼得停下笔,好奇的看了一眼坐在斜前方的塔曼拉的背影,她看上去还一无所知:“写了什么?”

“没什么,大致就是塔曼拉在家时言行不端,叛逆没有教养,如果有冒犯大家的地方,他替她赔罪什么的。我呸!这不就是在抹黑她吗?”内德愤怒的锤了锤大腿。

“我说,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彼得压低了声音,“上次你还连名带姓的叫人家。”

“你说什么话呢。”内德也压低声音悄悄咪咪的说,“记得在推特上看见的那家网红蛋糕店吗?”

“记得,你拉我去排队,但是我有事没去。”彼得回忆了一下。

“是的,那天我都要排队排到虚脱了,然后她突然从店里出来,看见我了,就把手中提着的蛋糕分给我了一份。”内德脸上露出回味的表情,“你懂吗?那种感觉就像是喝到了酷暑中的冰可乐,嘿!!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没有人会不喜欢冰可乐!”

“很明显,她哥哥就不喜欢她。”彼得觉得是该出动的时候了。

 

等彼得支支吾吾的把她哥哥的所作所为告诉塔曼拉的时候,塔曼拉居然只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你知道吗?你挺可爱的。”塔曼拉顺便调戏了一把彼得,把他闹得别扭极了,才肯松口,“没关系的,我们憎恨对方,可是又彼此深爱着。”

“行吧。如果你真的这样想的话。”彼得难受的将一大堆劝慰的话咽了回去,只是干巴巴的又吐出几个字,“如果有麻烦,我会帮你的。”

“行啊。”塔曼拉笑起来,凑到他面前,“毕竟,你可是个邻家——好人嘛。”

不知道是塔曼拉弯起的眼角勾出了一朵花,还是调笑的语气模糊而暧昧,彼得的脸瞬间红了一片,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往旁边退了几步,谢天谢地他没有弹起来,但即使这样他也撞掉了塔曼拉桌子一旁挂着的书包,彼得赶紧动手把书包捡了起来,书包本来就没有关紧,包里的一根黑黢黢的东西露了出来——一根细长的漆黑的木棍。

“嘿,谢谢你。”塔曼拉笑着把书包抢回来,然后将木棍塞回去,将拉链拉了起来。

“那是什么?”彼得蜘蛛感应又来了,下意识脱口而出。

“喂,这是仙女的法杖。”塔曼拉笑着眨了眨左眼,像一只骗人的小狐狸,“帕克先生。”

“叫、叫我彼得就行了。”少年低下头,露出不好意思的毛茸茸的头顶,让人想薅上一把,实际上塔曼拉的确这样做了,她伸出手,在彼得棕色的头发上揉了一把。

“那我们是朋友了,是吗?”塔曼拉是在是太狡猾了,在彼得快一个激灵弹起来的时候,迅速的切换了一个话题。

“我想是的。”

彼得如同一个熟了的小番茄,走回了座位,坐了下来。

“这太怪异了。”彼得不自主的喃喃道。

“是的,你现在就像一只被人掐住脖子的鸡。”MJ幽幽的飘过说了一句。

 

是的,这太怪了。

彼得趴在墙头,他发誓不是要故意偷看的,他只是习惯性的游荡在街区中,看哪里有需要帮助的人,结果就看见塔曼拉和她的哥哥西泽的一个不起眼的巷子里面对峙?——或许算不上对峙。

“你并没有做什么,每个人都没有做错什么。”

西泽将塔曼拉抱到怀里,揉了两下她的头发,亲了亲她的额角。

“……”

塔曼拉说了一句什么,但是隔得有点远,彼得没有听清楚,下一秒,他就感觉整个人从墙上被拽了下来,摔倒了两个人的面前。

“嗨,彼得。”塔曼拉笑着打了个招呼。

“嗨,奇怪的女孩。不过谁是彼得?”彼得仗着自己脸上罩着个奇丑无比的头套就希望于塔曼拉认不出自己,还刻意压低了一下自己的声音。

西泽的手动了动,但是被塔曼拉压了下去:“我们都有秘密,但谁都不喜欢秘密被揭露出来,是这样吗?亲爱的——蜘蛛侠先生。”

“是是是,没错就是这样的。”彼得后退了几步,翻身上墙,蹦了几下就消失在两人的面前。

“我亲爱的妹妹,你在维护一个麻瓜?”西泽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

“我们要低调,哥哥。”塔曼拉无奈的转头,提高了声音,“再说了,他可比一般人可爱许多。”

 

彼得帕克费力的拉长了耳朵贴在墙后企图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只听见了一句“他比一般人可爱许多”,嘿,这个“他”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他吗?塔曼拉在说自己可爱吗?为什么会觉得他可爱呢?明明自己都知道了她的秘密——其实她和她的哥哥关系没有那么糟糕的秘密啊!可是,如果不是在夸他自己那是在夸谁呢?难道是班上最近经常找她搭讪的大卫吗?不会吧,可她平时都对大卫爱答不理的啊,那会是谁呢?

彼得蹲在墙脚,脑子被无数的想法搅成一团,没有注意到一双穿着黑色小皮鞋的脚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蜘蛛侠先生,听墙脚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塔曼拉俯下身,向彼得伸出了手。

耶稣啊,为什么他的蜘蛛感应和坏了一样没有反应。

“额……我只是,过来这边,丢、丢垃圾。”帕克伸手抓住了塔曼拉交过来的手,站了起来,“才没有听墙脚。”

“哦~”塔曼拉捏了捏帕克的手,“是吗?”

彼得慌张的想放开两个人交握着的手,却突然被塔曼拉放大的脸吓得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停止了。

“蜘蛛侠先生,你的声音好像和刚才不一样了。”

耶稣啊,她的睫毛好长。

“是,是吗?最近有些感冒!”彼得又把声音压低了,“嗓子肿了,咳咳。”

“哦~那蜘蛛侠先生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啊。”塔曼拉笑了笑,大发慈悲的放开了他的手,并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再见了。”

塔曼拉转身走出巷子,走向了路边停着的一辆跑车——彼得认识那辆车,在杂志的封面上见过,好像限量全世界只有几辆,西泽从驾驶座位上跑下来替她开门,塔曼拉坐上座位之后,又转过头,笑意盈盈的冲彼得招手。

“再见,我的蜘蛛侠先生。”

她用口型悄悄的说。

 

“你说塔曼拉是不是什么国家的落难公主一类的。你知道她哥今天天上学开的车多少钱吗?”内德将最后一口薯片倒进嘴里,“上次在甜品店我看见的是另外一辆。”

“也许吧。”彼得有些没有精神,“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一点都不在乎啊。”

“是吗?我以为你一天盯着人家背影看,是想干什么呢……”内德满不在乎的舔了舔手指。

“我只是觉得她好奇怪。”彼得枕着手臂趴下,目光紧紧的跟随她的背影,“她真是个奇怪的女生。”

塔曼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冲彼得和内德笑了笑。

“真是、太奇怪了!”

彼得捂住了自己羞红的脸。

 


评论(3)

热度(58)